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女性情感 >> 内容

女作家朱天心:没有文学,世界会很单调

来源:女性 时间:2017-12-10 9:01:29 标签:女作家  浏览:

女作家朱天心:没有文学,世界会很单调

 

    作家朱天心:没有文学,世界会很单调。十七岁因文成名,三十岁热心时事,四十岁与主流为敌,五十岁仍然不肯就范。女作家朱天心的人生轨迹,每一个阶段都凸显着要跑偏的迹象。然而,却始终行得很稳。12 月 4 日,朱天心携新书《三十三年梦》来宁,在接受采访时,她说自己只是在做好一个作家," 不被纳入、不被收编,不怕被厌憎。"

 

    祖籍山东临朐,1958 年生于高雄凤山。台湾大学历史系毕业。曾主编 " 三三集刊 ",并多次荣获时报文学奖以及联合报小说奖。作品有《击壤歌》《方舟上的日子》《昨日当我年轻时》《古都》《初夏荷花时期的爱情》《三十三年梦》等。

 

1

 

    十九岁的时候,朱天心出版散文集《击壤歌》。在为朱天心写的序言里,评论者一语惊天下," 自李白以来千有余年,却有一位朱天心写的《击壤歌》。"

 

    惊到了天下,也让十几岁的少女本人吃惊不小。如此高起点的评价,裹挟着巨大的力量,一把将朱天心推进了台湾文坛。

 

    《击壤歌》书写了北一女小虾三年的高中校园生活,丝丝缕缕的愁绪、青春的酸涩疼痛,是这部散文集的主基调。作品以零距离的逼真感,赢得了同龄读者的认同,出版后迅速风靡台湾校园。青春期写作成为朱天心这一时期的标签,小说《方舟上的日子》《长干行》,一直到二十四岁时创作的《时移事往》,读起来还是满满的青春期疼痛。偏执、乖张,不肯就范,写作者的情绪和小说人物的情绪,似乎总是高度一致,要表达的内容也一眼可以捕捉到。

 

    1989 年出版的短篇小说集《我记得 ……》被看作是朱天心创作的 " 断裂 "。所谓的断裂,是她告别了青春期书写,进入一个新的叙事领域。此后的朱天心,创作开始转向更广阔的社会生活背景。1992 年的《想我眷村的兄弟们》被认为是 " 眷村文学 " 的代表作。熟稔眷村生活的朱天心,塑造了一批眷村老兵的形象,他们大都性情孤僻,不擅长与周围的人相处。因为时代的原因,他们被迫远离故土,战后的宁静让他们能够均匀喘息,但又有种手足无措的失落。

 

    上世纪 90 年代中期以后,朱天心的创作进入成熟期,在散文、时事杂文、小说几方面都有丰富的作品问世。她的小说创作主题,关注人物内心更深层次的需求,《古都》的主人公 A 沿着幽深之路在记忆与历史间行走,《初夏荷花时期的爱情》里,中产背景的女性,没有外遇,也不想离婚 , 但 " 感情薄淡如隔夜冷茶 , 如冰块化了的温吞好酒 , 如久洗不肯再回原状的白 T 恤 "。夫妻俩选择了一次治愈式的旅行,试图找回时间旅程里不该消失的坐标,但却以失败告终。

 
  •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