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女生 >> 内容

斯坦佛中国女博后边琳:来美国后发现曾经的自己一文不值

来源:女性 时间:2017-10-25 6:25:59 标签:女博后  浏览:

斯坦佛中国女博后边琳:来美国后发现曾经的自己一文不值

 

    斯坦佛中国博后边琳:来美国后发现曾经的自己一文不值。从UIUC 到斯坦福,从懵懂的硕士生到独当一面的女博士,边琳经历过学术上的接连挫折,在深夜看着电脑上的数据失声痛哭,也经历过paper 成功发表,在地铁上打给国内的母亲哭的稀里哗啦;今天,主页君为大家带来一位中国女博士五年美国学术生涯的酸甜苦辣。

 

    文|边琳

 

    香槟的冬天寒冷而漫长,春天却总是如期而至,生机盎然。

 

    大学快毕业的时候,我在当时非常流行的校内网上写过一篇日记“一路走来,且行且珍惜”,简单地记录了自己的大学生活和申请美国心理学博士的过程。文章的结尾,我写道:“五年后,我又会是什么样子只能让五年后的自己来告诉我了。”

 

    今年二月份我拿到博士学位,站在学生时代即将结束的节点,仿佛可以给几年前的自己讲讲故事了。

 

    2011年8月12日,是我到香槟的第一天。第二次踏上美国的土地,还依稀记着2010 年在UCLA 做科研时的种种美好,对博士生活充满了向往。可是没过多久,这份憧憬就被现实打破了。

 

    作为美国最热门的学科之一,心理学大部分学生都是美国人,更确切地说是美国白人。而UIUC 又是老牌心理学名校,汇集了大量的心理学顶尖教授和极其优秀的学生。

 

    这一方面意味着我们能很快地融入美国社会并接触到最前沿的心理学研究,另一方面也意味着我们要面对很多未曾经历的挑战,除去用英语和他人交流,还要进行大量阅读和写作,并且学会用批判性思维思考问题等等。

 

    记得我上的第一门课,美国学生们都在侃侃而谈,而我却还在绞尽脑汁想能问什么问题。第一次写的小论文,只得了3.2/4.0 分,我羞愧地无地自容。上课上地郁郁寡欢,科研更是给我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同一届的加拿大女生科研顺风顺水,还有很多新的想法。反观我自己,很多心理学的最新理论都只知皮毛,手握着一个实验还从来没有显著的结果。有时候和导师见面,听着他唉声叹气我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终于,这份压抑在我来到费城开第一个学术会议的时候爆发了。白天看着那么多在台上侃侃而谈的学生和教授,晚上再打开自己一塌糊涂的数据,我觉得我和它们是天和地的距离。我彻底崩溃了,在宾馆的走廊里嚎啕大哭。那一刻,我知道我曾经引以为豪的所有的骄傲都没有了,一切彻底清零。

 

    在消沉了一段时间后,我问自己到底想怎么样?是退学还是坚持?想到自己曾经那么渴望来美国读心理学,大学四年一直为之努力,后来放弃外推放弃保研放弃和家人朋友的近距离来到美利坚,就这么退缩了实在不甘心,那就再试试吧。 

 

    在费城崩溃之后,我从心里接受了和周围牛人的差距,这样我反而能带着一颗平常心向他们学习了。他们不再是我的参考系,比起关注自己和他们的差距,我更关注自己今天和昨天的变化。没有了对外比较,我能更自如地在课上提问题,也能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自己的研究项目上。就这样,我第一次救赎了自己。

 
  • 相关阅读
  • 相关评论